这是荡漾在60’s街头咖啡厅里的春天的光景,战争结束的余温还萦绕在红磨坊音头,缠绕在一起冲向行驶过的车灯光晕,谁与谁之间并没有太多交谈,也不知道生活会走向哪里,自己跟着去哪里,唯一可以选择的也就是可以让自己觉得美丽地出入,从头发到一个衣服的褶皱都是体面地,何必去操心不需要女士担忧的问题,当然也没有富裕的时间,因为我在名利场的时间表早就已经不允许再去思考……